純度45%

【OW/源藏】白狼 06

+老板来碗牛肉面+:

抱歉拖太久了!!


来个上一章回忆一下: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d7694f5




快完结啦!


欺负下毛茸茸的白狼~ 


都散开lo主要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


 


 


6


事情恶化得比想象中更快。


强光灯重新架了起来,连续二十四小时对准样本的囚房。他们还不知道给它注射了什么药物,使得白狼的形变似乎被停留在狼形和类人形两者之间:人类皮肤汗湿的背脊正中却披覆鬃毛,四肢已化形成手脚却只能趴伏在地,暴走的金纹几乎布满全身,游蛇一般在赤裸的身躯上变幻滑行。


新来支援组的人员占据了观察窗正中,跟在秃顶男人后面时不时小声讨论两句。而过长时间被困在这个过渡形态显然给白狼带来了极大痛苦,挣动得骨骼都噼啪作响,腿部的肌肉因为过度紧绷而抽搐颤抖,它拼命想把头藏进皮毛里躲避强光刺激,却在研究人员冷漠的注视里无所遁形。


 


“你们在做什么?!”源氏强压怒气走进来,环视一周之后走到电闸开关前把强光灯全部关掉:“这是我的实验室!”


“不再是了。”为首的男人倨傲地抬了下下巴:“你已经被撤职,上头很快会派人带你回总部调查。在正式的指派接应人选下来之前,这里全权由我接管。当然——”他瞄了眼还趴在地上挣扎着呼吸的白狼,伸出一根手指:“也包括那个东西。”


源氏沉下脸:“为什么?”


男人拿出一沓资料甩上办公桌:“自己看吧。”


 


这是存在源氏电脑里的加密文件,他从几个星期前就分析完成的数据和一个会引起世界轩然大波的关于狼群的理论假说。


白狼兽形和类人形的全基因组,并不是完全一致的。这是生物进化史中从未出现过的情况。除了被辐射或外界影响而引起的基因突变,或是细菌的质粒交换DNA拼接重组,同一生物个体自发的基因序列更改几乎是绝不可能。那些遗传物质本应是伴随我们一生的东西,从出生到死亡(从蝌蚪到青蛙,从蠕虫到蝴蝶),无论我们如何成长。而“狼群”打破了这一定律,它们展现出一种从有机物诞生至今,地球上首次出现的生物体跃迁自进化。


这意味着:“狼”极有可能是某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


 


源氏摇头:“那只是一个假说。”


“但你隐瞒了关键信息,还扣下了重要的实验数据。”中年男人步步紧逼:“你知道上面多看重这个项目?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干扰研究进度就是不可饶恕。回去跟你的调查官辩解吧,岛田研究员。”


 


 


源氏在三天后被遣返总部,直到和调查员一同乘坐飞机之前,他都没被允许在踏入实验室。只有一些助手私下给他的消息:白狼被转移到另外的牢笼,原科研组的成员几乎都被禁止进入新实验室,只隐约听说科技部的人在它身上实验了不少极端条件以探索它除狼形和类人的其他形态以及自进化的极限。


“我感觉不太好。”助手看上去忧心忡忡:“比起必要的研究方法,他们更像是在折磨。即使是对一个实验动物来说,那些手段也太过了,不知道它还能撑到多久。”


“白狼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源氏说,想起当他在众人面前说出口令击晕白狼时候它猛然收缩的瞳孔,对人类这种自私生物的最后一丝信任就此完全死去:“毕竟他还没能杀掉我呢。”


 


 


 


回总部路上花了一天半,接受调查问话又过了半天,期间他的上司部长、总部的同事以及他的德高望重学术导师都向调查组提供了一些正面证据,剩下的就是漫长的委员会评审和结果等待。


考虑到岛田源氏在这个领域上的卓越贡献,委员会的人并没有特别为难他。而源氏用这段哪儿都不能去的时间做了个彻底的调查。


这个关于“狼群”的项目有太多疑点:数额巨大的经费拨款,中央直属的监视小组,过于紧凑的进度安排,以及科技部不择手段对待白狼的态度。上面似乎对一个普通的生物学课题投入了不必要的过量关注——除非他们早就清楚“狼”的与众不同以及其存在的颠覆性。


源氏首先在专用仅对内部开放的数据库重新检索了近20年所有与狼群有关的论文,没什么特别收获。于是更改关键词和检索范围,不光论文、讲学和座谈会,媒体的报道民间传闻街头消息统统包揽其中。搜索范围太广数量巨大,在等待检索的时间内源氏联系了一个家族关系认识的黑客“老朋友”,请她帮忙搞定更高级别中央资料库的防火墙(然后被“老朋友”理所当然地敲诈了一顿)。


“难得看你对什么东西那么上心。”Sombra揶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什么有趣的发现?”


源氏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脸颊之间熟练地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四处都散乱着借来的资料,古早论文中“狼”最初的模糊影像正在放映机里循环播放,他注视着它矫健奔跑的身形:“是的,非常有趣”


 


一则二十年前的地方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日本的一个郊县城镇曾有人报警有一个“怪物”闯进了他家。“怪物”一直用捡来的布料遮掩着身体,但村民还是发现了他长着兽类的长尾和尖耳。这则报道在当地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不久后地方政府派出一个警队去抓捕“怪物”,报纸底端附了张被困在荆棘铁网里“怪物”的照片:遮蔽的布料已经被完全扯烂,新新旧旧的伤口布满躯体。他看上去很年轻,以人类的年纪看可能还没有成年,褐色的兽耳温顺地低伏,睁大的眼睛里全是惊恐。


发现他的村民说当时是有人敲门,开门后对方也不说话,发出些咿咿呀呀的声音时不时指着村口的方向急躁地催促着什么。村户的女主人发现了他没藏好的尾巴,合力把“怪物”关进后院的柴房并报了警。


接着所有的信息在此戛然而止,没有任何后续报道。“怪物”被带走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对村民解释事件的缘由,什么都没有,简直像有人故意把所有消息完全封锁。


源氏换了个思考方向,开始检索这个不经名传的郊县城镇,然后得到了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它已经在一次惨烈的地震灾害中毁灭大半,幸存者寥寥无几,地震日期仅在“怪物”被报道之后的三天。


他合上电脑长叹口气,瘫软在扶手椅上盯着天花板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狼”曾经尝试拯救村民,而人类回敬了他沾血的铁网与警棍。


 


发呆时候Sombra的邮件已经到了,源氏赶紧坐直身体。Sombra发过来的是一份古老的研究报告,封面“绝密级”字眼的印章鲜红可怕。


“把这当做一个来自老友的忠告,小麻雀。”Sombra邮件里的留言还是那么欠打:“你那位‘非常有趣’的朋友可能不大好对付,离他远一点。”


源氏摇了摇头还是打开了附件里的报告:二十年前的中央直属科研部接管了那只未成年的“狼”标本,在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试验之后,新物种“狼”被确定为威胁最大,极有可能动摇人类在地球上统治地位的极危生物。


“可惜”的是,在弄清新物种的所有奥秘前,样本就不堪折磨虚弱死去。狼群也因为此次事件行动更加警惕与隐秘,科技部只得暂时封存了这个项目,并将狼群研究的真正目的隐瞒对外包装成个普通的生物生态学研究,鼓励学者或探险家四处寻找“狼”的踪迹。


他们计划重新捕猎“狼”掌握它们的弱点,然后让这一物种在完成自进化变得更加智慧能与人类抗衡之前,彻底地从地球上消失。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同胞兄弟也会自相残杀,人类或狼,二者存其一。






——TBC——










============




每次打竞技练半藏手感不好时候就容易和队友争执起来...


 


你怎么又换辅助了,半藏呢?!


手感不好,老射不死人,算了。


你是来练半藏的,不是来赢的。天天手感好还练什么练!


唉,但是……我们队都没奶。


有点优越感好不好,你根本不是这个分段的人,凭什么给他们奶?上半藏!


……强迫症,看到血条不满就想给奶满。


还记得那个根本不奶你的安娜吗?又不是你换了奶就能赢,那群人看到不合他们要求了就挂机,活该烂在鱼塘,这样的人你也想奶那我就没什么想说的了。


……那我就奶你吧,我手感不好就只有指望你了啊。


我还指望来个输出帮忙呢,快点来重建帝国!上!半!藏!


 


——就是这样,我还每次都争不赢。



生存太艰难了……


每次看到半藏高高兴兴地出门,然后惨叫着死去,心痛,觉得对不起他【。】


不管了!继续练!总会有点进步的!【执迷不悟】

评论

热度(117)

  1. 純度45%+老板来碗牛肉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