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度45%

鬥鹿野:

群内活动图


关键字:年糕 购物 杠铃般的笑声

【OW/源藏】白狼 06

+老板来碗牛肉面+:

抱歉拖太久了!!


来个上一章回忆一下: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d7694f5




快完结啦!


欺负下毛茸茸的白狼~ 


都散开lo主要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


 


 


6


事情恶化得比想象中更快。


强光灯重新架了起来,连续二十四小时对准样本的囚房。他们还不知道给它注射了什么药物,使得白狼的形变似乎被停留在狼形和类人形两者之间:人类皮肤汗湿的背脊正中却披覆鬃毛,四肢已化形成手脚却只能趴伏在地,暴走的金纹几乎布满全身,游蛇一般在赤裸的身躯上变幻滑行。


新来支援组的人员占据了观察窗正中,跟在秃顶男人后面时不时小声讨论两句。而过长时间被困在这个过渡形态显然给白狼带来了极大痛苦,挣动得骨骼都噼啪作响,腿部的肌肉因为过度紧绷而抽搐颤抖,它拼命想把头藏进皮毛里躲避强光刺激,却在研究人员冷漠的注视里无所遁形。


 


“你们在做什么?!”源氏强压怒气走进来,环视一周之后走到电闸开关前把强光灯全部关掉:“这是我的实验室!”


“不再是了。”为首的男人倨傲地抬了下下巴:“你已经被撤职,上头很快会派人带你回总部调查。在正式的指派接应人选下来之前,这里全权由我接管。当然——”他瞄了眼还趴在地上挣扎着呼吸的白狼,伸出一根手指:“也包括那个东西。”


源氏沉下脸:“为什么?”


男人拿出一沓资料甩上办公桌:“自己看吧。”


 


这是存在源氏电脑里的加密文件,他从几个星期前就分析完成的数据和一个会引起世界轩然大波的关于狼群的理论假说。


白狼兽形和类人形的全基因组,并不是完全一致的。这是生物进化史中从未出现过的情况。除了被辐射或外界影响而引起的基因突变,或是细菌的质粒交换DNA拼接重组,同一生物个体自发的基因序列更改几乎是绝不可能。那些遗传物质本应是伴随我们一生的东西,从出生到死亡(从蝌蚪到青蛙,从蠕虫到蝴蝶),无论我们如何成长。而“狼群”打破了这一定律,它们展现出一种从有机物诞生至今,地球上首次出现的生物体跃迁自进化。


这意味着:“狼”极有可能是某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


 


源氏摇头:“那只是一个假说。”


“但你隐瞒了关键信息,还扣下了重要的实验数据。”中年男人步步紧逼:“你知道上面多看重这个项目?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干扰研究进度就是不可饶恕。回去跟你的调查官辩解吧,岛田研究员。”


 


 


源氏在三天后被遣返总部,直到和调查员一同乘坐飞机之前,他都没被允许在踏入实验室。只有一些助手私下给他的消息:白狼被转移到另外的牢笼,原科研组的成员几乎都被禁止进入新实验室,只隐约听说科技部的人在它身上实验了不少极端条件以探索它除狼形和类人的其他形态以及自进化的极限。


“我感觉不太好。”助手看上去忧心忡忡:“比起必要的研究方法,他们更像是在折磨。即使是对一个实验动物来说,那些手段也太过了,不知道它还能撑到多久。”


“白狼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源氏说,想起当他在众人面前说出口令击晕白狼时候它猛然收缩的瞳孔,对人类这种自私生物的最后一丝信任就此完全死去:“毕竟他还没能杀掉我呢。”


 


 


 


回总部路上花了一天半,接受调查问话又过了半天,期间他的上司部长、总部的同事以及他的德高望重学术导师都向调查组提供了一些正面证据,剩下的就是漫长的委员会评审和结果等待。


考虑到岛田源氏在这个领域上的卓越贡献,委员会的人并没有特别为难他。而源氏用这段哪儿都不能去的时间做了个彻底的调查。


这个关于“狼群”的项目有太多疑点:数额巨大的经费拨款,中央直属的监视小组,过于紧凑的进度安排,以及科技部不择手段对待白狼的态度。上面似乎对一个普通的生物学课题投入了不必要的过量关注——除非他们早就清楚“狼”的与众不同以及其存在的颠覆性。


源氏首先在专用仅对内部开放的数据库重新检索了近20年所有与狼群有关的论文,没什么特别收获。于是更改关键词和检索范围,不光论文、讲学和座谈会,媒体的报道民间传闻街头消息统统包揽其中。搜索范围太广数量巨大,在等待检索的时间内源氏联系了一个家族关系认识的黑客“老朋友”,请她帮忙搞定更高级别中央资料库的防火墙(然后被“老朋友”理所当然地敲诈了一顿)。


“难得看你对什么东西那么上心。”Sombra揶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什么有趣的发现?”


源氏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脸颊之间熟练地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四处都散乱着借来的资料,古早论文中“狼”最初的模糊影像正在放映机里循环播放,他注视着它矫健奔跑的身形:“是的,非常有趣”


 


一则二十年前的地方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日本的一个郊县城镇曾有人报警有一个“怪物”闯进了他家。“怪物”一直用捡来的布料遮掩着身体,但村民还是发现了他长着兽类的长尾和尖耳。这则报道在当地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不久后地方政府派出一个警队去抓捕“怪物”,报纸底端附了张被困在荆棘铁网里“怪物”的照片:遮蔽的布料已经被完全扯烂,新新旧旧的伤口布满躯体。他看上去很年轻,以人类的年纪看可能还没有成年,褐色的兽耳温顺地低伏,睁大的眼睛里全是惊恐。


发现他的村民说当时是有人敲门,开门后对方也不说话,发出些咿咿呀呀的声音时不时指着村口的方向急躁地催促着什么。村户的女主人发现了他没藏好的尾巴,合力把“怪物”关进后院的柴房并报了警。


接着所有的信息在此戛然而止,没有任何后续报道。“怪物”被带走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对村民解释事件的缘由,什么都没有,简直像有人故意把所有消息完全封锁。


源氏换了个思考方向,开始检索这个不经名传的郊县城镇,然后得到了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它已经在一次惨烈的地震灾害中毁灭大半,幸存者寥寥无几,地震日期仅在“怪物”被报道之后的三天。


他合上电脑长叹口气,瘫软在扶手椅上盯着天花板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狼”曾经尝试拯救村民,而人类回敬了他沾血的铁网与警棍。


 


发呆时候Sombra的邮件已经到了,源氏赶紧坐直身体。Sombra发过来的是一份古老的研究报告,封面“绝密级”字眼的印章鲜红可怕。


“把这当做一个来自老友的忠告,小麻雀。”Sombra邮件里的留言还是那么欠打:“你那位‘非常有趣’的朋友可能不大好对付,离他远一点。”


源氏摇了摇头还是打开了附件里的报告:二十年前的中央直属科研部接管了那只未成年的“狼”标本,在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试验之后,新物种“狼”被确定为威胁最大,极有可能动摇人类在地球上统治地位的极危生物。


“可惜”的是,在弄清新物种的所有奥秘前,样本就不堪折磨虚弱死去。狼群也因为此次事件行动更加警惕与隐秘,科技部只得暂时封存了这个项目,并将狼群研究的真正目的隐瞒对外包装成个普通的生物生态学研究,鼓励学者或探险家四处寻找“狼”的踪迹。


他们计划重新捕猎“狼”掌握它们的弱点,然后让这一物种在完成自进化变得更加智慧能与人类抗衡之前,彻底地从地球上消失。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同胞兄弟也会自相残杀,人类或狼,二者存其一。






——TBC——










============




每次打竞技练半藏手感不好时候就容易和队友争执起来...


 


你怎么又换辅助了,半藏呢?!


手感不好,老射不死人,算了。


你是来练半藏的,不是来赢的。天天手感好还练什么练!


唉,但是……我们队都没奶。


有点优越感好不好,你根本不是这个分段的人,凭什么给他们奶?上半藏!


……强迫症,看到血条不满就想给奶满。


还记得那个根本不奶你的安娜吗?又不是你换了奶就能赢,那群人看到不合他们要求了就挂机,活该烂在鱼塘,这样的人你也想奶那我就没什么想说的了。


……那我就奶你吧,我手感不好就只有指望你了啊。


我还指望来个输出帮忙呢,快点来重建帝国!上!半!藏!


 


——就是这样,我还每次都争不赢。



生存太艰难了……


每次看到半藏高高兴兴地出门,然后惨叫着死去,心痛,觉得对不起他【。】


不管了!继续练!总会有点进步的!【执迷不悟】

【OW/源藏】白狼 05

+老板来碗牛肉面+:

应该还有个三四更就能完结!


HE,是HE啊相信我!【滚。】




祝观看愉快~


============


 


5


 


做完最新的研究进度汇报之后源氏被部长留了下来。


“你认为‘狼’是一种更接近人类的智慧生物,但测试结果并不支持这一假说。”部长拿指尖点着分发到手上的资料图表:“它并没有通过最基本的智商和认知测试。仅仅是根据一些行为来猜测太不严谨。不过如果你坚持,可以重新设计几组实验来证实。”


源氏盯着桌面没说话,部长叹了口气:“我还听说你从两天前样本形变回狼形之后就停止了一切试验。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


“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项目是上级特批,不涉及任何道德和伦理问题。科技部来支援的小组这几天差不多就到了,拿出点儿干劲儿来,别让他们挑刺。”


“不涉及任何道德伦理。”源氏缓慢地重复:“无论‘狼’是否拥有高等智慧,都只能被当作实验动物看待?”


“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明白了。”他点头,收拾好汇报用材料走出会议室。


 


自从“发情事件”后,源氏成了唯一一个能接近白狼三米内的人。其他组员对他的驯狼手段刮目相看,要知道那天天亮后返回的组员们看到的是一副堪称奇幻的诡异画面:在如飓风袭击后一片狼藉的箱内,一人一狼靠在一起打呼噜。源氏满脸干涸了的血块,睡得口水都要流出来,还把白狼当抱枕一样地蹭,抓住大尾巴上长毛死不撒手。当然他们的组长醒来后发现大家都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还是很有些尴尬,摆摆手站起来,这件事就算这么完了。只除了他撤掉了对着密封室的强光灯、也不再限制样本水分摄入,所有计划中的实验都被无限延后。


源氏看了会儿蹲坐在地上舔爪子的“狼”,接过助手递来的食盒跟水瓶刷开了门禁。白狼对于这个总是一脸欠打笑容人类三天两头钻进箱内的“来访”已经差不多习惯,换了个方向屁股对着对方继续舔爪子。


“唷,今天怎么样?”源氏丝毫没有被嫌弃的自觉:“给我看看你脑袋上的伤口”说完伸手去摸对方耳朵。“狼”摆着脑袋想躲开又被拽了回去,沉默地往来了几个回合,研究组长终于以满手臂牙印的代价按住了白狼脑袋,一边抱怨狼形的白狼就跟变了个狼似的逮谁咬谁一点人形的冷静自持都没有一边在白狼过长的毛发中翻找伤疤:它们愈合得很快,在源氏脑袋上被缝了两针还包着纱布的现在,白狼之前撞击玻璃留下的众多伤口早已陆续掉痂。


“真厉害。”人类忍不住惊叹,“我开始有点明白上边不惜一切手段也要了解‘新物种’的理由了。”


“你浑身都是谜题。”


 


 


中央直属科技部的研究支援小组来得比想象中更早。他们先是兴趣缺缺地翻看了递上来的记录和实验数据,然后径直走向了关着白狼的密封室。白狼像是感知到危险一般在狭小的空间内甩着尾巴走来走去,时不时冲观察窗口龇牙,兽耳低伏毛发竖立。支援组组长是个五十多岁的矮小男人,有着这个年龄阶段欧洲男性常见的啤酒肚还有些秃顶,西装革履一口毫无口音的标准英语,比起研究员更像是个政客。


他跟手下的科学家窃窃私语,又对着白狼的笼子指指点点,最后大声质问研究组成员为什么进度如此滞后,为什么已经抓住了活体样本还提供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为什么这样浪费国家预算和资源?在组员们支支吾吾时候,又让下面的人把笼子打开,把样本牵出来看看。


源氏的确知道狼形的白狼比类人形更具兽性、也更鲁莽,这曾是他记下来打算好好研究原因且暂时没告诉其他人的一个有趣结论。而眼下的情况让这一观点变得不那么有趣了:被紧急电话召唤到实验室,眼前一片鸡飞狗跳。支援组的人显然小瞧了白狼的力量和攻击性,以为有了项圈和铁索就能像牵狗一样让它乖乖走出来趴好,结果被白狼拽得飞起,从实验室这头一路横冲直撞拖到那头,看上去就像西部片里那些被捆住双手拖在飞奔马匹身后要死不活的可怜人。在场所有人都手忙脚乱,没有武装组的协助连备用的麻醉枪也连连打偏(还有一针扎进了自己人的脚背里)。自从发生过工作人员被样本挟持事件,为了更快的响应效果,源氏已经把白狼的植入芯片修改成依靠特定口令激活。而问题是拥有口令权限的人(包括源氏自己)都恰好不在场。


当时白狼已经离出口很近,拽住它项圈铁链的那个倒霉蛋几乎头破血流失去意识,武装组正在赶来的路上,实验室用光了麻醉针。它咆哮一声跳上了离门口最近的实验台将一桌子瓶瓶罐罐统统扫在地下,混乱的化学反应升起一阵浓密烟雾。刺鼻的气味中组员四处逃散,支援组的组长更是毫无形象地大喊大叫急得跳脚,竭嘶底里地吼着一些粗鄙的单词。但没有谁敢靠近挣脱了束缚的白狼,它朝着这个牢笼最后龇了龇牙,转身向门口跑去。


岛田源氏挡在了它面前。


 


那一秒似乎变得无限无限漫长,白狼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哀求,它之前对着研究组的凶狠和狠厉全都不见了,它向他低头,发出轻微地呜呜声。它身后是囚禁它将近两个月饱受折磨的地狱,岛田源氏站在它通向自由唯一路口的中央。这时候高傲的白狼终于示弱,不安地抓挠着地板,只需要源氏退后一步,只需要他退后一步。


源氏说:“洋葱小鱿。”


熟悉的麻痹感和疼痛同时击中了白狼,它连发出哀鸣的时间都没有就向一边轰然倒下,狼巨大身躯砸在布满碎玻璃片的地板上发出可怕的声音。


 


空气凝固般静止了一秒,又立刻被打破,组员们七手八脚地把被击晕的白狼搬回笼子,新来的人越来越大声地抱怨着实验室的安全隐患,武装组终于姗姗来迟,被批评了一顿支援不利之后给实验室补充了更多的麻醉针甚至还放了几把足够轰烂白狼头颅的火弹枪以备不时之需。接着是后勤的人来收拾现场,科技部那个秃顶男人嚷嚷着要开讨论会,点名岛田源氏看管不利玩忽职守,必须为这次不良事件负责。


然而源氏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注意到白狼在武装组到达时候就醒了,它没有任何动作没发出任何声音,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侧躺在牢笼边缘,听武装人员教其他人如何用电击枪让它四肢抽搐,或是把子弹打进它的心脏里。


至始至终白狼没有再抬头看自己一眼,岛田源氏和其他所有把它当做畜生的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TBC—— 


 






* 研究组的人一定是群武器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二的安娜。


* 其实白狼芯片的电击口令应该是:“有基佬开我裤链!”啊,想想源氏这么一吼,白狼藏就惊慌失措四处乱窜最后被切翻在地的场面,多么符合实际……【不。】


* 为欧豆豆辩解两句:就算当时给白狼让道白狼也是绝对逃不掉的,不说它体内的芯片,光是实验室外的武装都够它死几回。源氏其实算是在……救它?








最近玩半藏终于有点手感,水平也比较稳定了……啊,练了60小时,终于能在鱼塘竞技中用人头和伤害量糊那些让我换掉半藏的人的熊脸了。


实际上,我dps真的只会半藏啊!!你们让我换,我换谁不是个送啊!!



不过还是容易慌 一慌就瞎JB乱射,唉 心态不过关【。】




嘿嘿嘿嘿,明天放假!


提前祝大家2017哈皮!!元旦快乐!



银树君川:

补上新年的第一句告白。同时在即将到来的春节期间请各英雄注意文明燃放烟花爆竹,注意观察空中飞行的双飞组、推进空投的DVA、移动中的百合姐姐、弹跳中的温斯顿、一言不合连自己都能炸飞的狂鼠等…我以为自己已经出坑不会再画双飞了,然而官方不发糖,只能自嗨一万年。

Ziyo:

ow小日记合集5 菜鸡日记篇2(9P)
内容接菜鸡日记1 > http://ziyoling.lofter.com/post/23a79_dc18519
 临时双飞组 100%OOC
友情向,警告有黑泥,不是粮 不是粮 

【黄喻】贺岁本《套路》宣传

渝晓思: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搞事组倾情出品


《全职高手》女性向  黄少天x喻文州 同人合志(R18有)


我们的主题是:搞一切可能搞的烂俗耽美梗!


主题/文/图


有鬼/ 本毛 / @季羽星燎 


科幻/ @花開 / @雨欲予鱼愉 


吵架/ @谢三的剑 / @嗷嗷河豚 


武侠/@愿逐月华流照君 / @白朝夢 


穿越/@燦陽之下 / @咸鱼摩卡星冰乐 


重生/ @一路春白 / @饭锅 


封面 


 @科科笑


赠品


 @raiki求安 


Guest、图宣


 @桃源乡的边线 


预售时间:元旦-春节(看情况也许限量)


======


水总这马赛克打得真是特别有涵养。


看了看归档,主催两个月以来第一次有了干正事的感觉!


赠品是球画的,不是送球!球是我的(抱紧球)!!!